拐个少爷当男友漫画全集免费,李祥红 晨光里

更新日期:2018-06-02 22:00:34|责任编辑:李子生活圈|编辑:文学微刊|点击:9424次|所属栏目:感情
导读: 晨光里 文 | 李祥红 闹钟准时在六点钟响起,把我从美梦中吵醒,窗帘的缝隙已透进来一缕明亮的晨光。鸟叫声是从对岸的油江公园里传过来的,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正好拉开了音域宽广的嗓子唱起了京腔:“穿林海跨雪原,气冲宵汉……” 今天又是大晴天,我迅速…

晨光里

文 | 李祥红

闹钟准时在六点钟响起,把我从美梦中吵醒,窗帘的缝隙已透进来一缕明亮的晨光。鸟叫声是从对岸的油江公园里传过来的,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正好拉开了音域宽广的嗓子唱起了京腔:“穿林海跨雪原,气冲宵汉……”

今天又是大晴天,我迅速穿戴漂亮,洗漱完毕,提着水壶到阳台上浇花。每天早上都要去看花,别过一夜,清早就想看它们有些什么变化。栀子又开了几大朵,花瓣雪白,摸上去细腻;茉莉又开了一大片,像珍珠,颜色除了雪白,还有淡紫和粉红。栀子的香和茉莉的香都好闻,两种花同时开放的时候,美丽是对等的,清香也是对等的,谁都不认输。我待她们就好比自己生养了一对双胞胎女儿一般——深深爱着,不敢偏心。我先拿铲子给吊兰、白掌、菊苗、芦荟等盆栽松土,接下来提着水壶给它们浇水。它们都是我亲爱的孩子,望着那些绿叶和鲜花在晨光里开始今天的生长,我心里欢喜不尽。晨光里,树木是新的,花草是新的,空气是香的,我没有理由不好好珍惜今天。

步出室外,径直走向油江河畔,这是我上班的必经之路。走在这条再熟悉不过的宽阔街道上,偶有几辆汽车驶过。到学校的路很近,走过油江公园,到油江桥那儿往左拐,过马路再走百米左右就到了。

油江河原来的水泥栏杆已经在近一个月之内全部换成了美观耐用的草白玉栏杆,园内路面新铺上了旅游景区常用的防腐木,新增了许多长方形石椅。园内的各种名花名树还保留着,其中有不少广玉兰树正处在花期,在同一棵树上能看到花的各种形态,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刚刚绽放。盛开着的广玉兰花很大,形似荷花,洁白柔嫩,像婴儿的笑脸一样甜美、纯洁。

一缕缕晨风凉凉的,轻柔地亲吻着我的脸颊,令人无比惬意。我看到几棵虬枝盘曲的树,主干黄褐色,弯曲幅度很大。小枝下垂,上面长了好多叶子。叶子椭圆形,像羽毛。整棵树看上去就像一把绿伞。我拍了几张这种形状奇特的树的图片发在朋友圈,提了个问题:谁能告诉我,这种虬枝盘曲的树叫啥名?(到学校坐定后才发现朋友圈里有几个朋友说了好几个名,我一一在网上取图片验证,终于知道这种树叫龙爪槐。)

吸引我的不止这几棵树,还有树下石椅上坐着的两位老人,老翁和老妇看上去都是八九十岁的年纪了,手里握着拐杖。他俩挨得很近,也许是对夫妇吧,大概双方听力都不行了,说话总是一方凑近另一方的耳朵把手拢成喇叭状且大着嗓门。老翁说:“启明都死哒好多年了。”老妇点头说:“秀菊也死了十几年了,他们两口子都是好人咧。”也许这对老人也会在不久的将来相继离开人世,但他们今天在晨光里依偎的画面,见证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美好与忠诚。他们说着看淡生死的话题,那份从容更是对我的鞭策:我虽然已经四十几岁,但跟他们比,还像是中午的太阳,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努力?

洒水车唱着歌儿从油江路经过,步履匆匆的行人纷纷躲让,我走在园内,那水怎么也洒不到我身上。走到一棵巨大的合欢树下,我看见七八个老人正踩着慢音乐节奏打太极拳。老人们神情专注,动作一致:运气、出拳、蹬腿,静则俱静,动则俱动。再往前走几步,有一位白发老者正在练地笔书法,但见他气运丹田,下笔有神力,落笔如云烟。还有林间一曲《梦里水乡》的悠扬笛声,像清亮亮的一股泉,流动在空气中……人们抓住晨的大好时光,舒展腰身,舞动芳华。

走进校园,但见从一辆校车上走下来一群背着书包的初中生,他们带着春花般的笑脸,迈着欢快的步子走在操场上,多像一株株健壮的小苗在等着我们这些老师来培育他们成长啊!对,我工作的学校就叫育苗学校,当我看到这些可爱的孩子踏着晨曦而来,更觉得自己肩负神圣的使命,心空马上会变得和蓝天一样明澈。

朝阳还未升起,天边已经有了一抹红霞,那是我最倾心的华彩。我爱这晨光,它有空谷幽兰的清雅,有竹林弹琴的余韵,有岁月流转的痕迹,有历史浓缩的辉煌。我爱晨,它是力量,是歌唱,是希望,是重生……即使岁月沧桑了容颜,它蓬勃的朝气永远是我生命里坚持追寻的太阳。

作者简介

李祥红,女,70后,教师。爱好文学,文字散见于《中国教师报》《中国石化报》《长江文学》《东方散文》《荆州日报》《皖江晚报》《湖北诗人》《邺城文学》《文学微刊》《白水文艺》《荆州文学网络版》《三袁》等。

分享: